唐太宗不仅善于识人,还擅长识马,并专门写了

其大意为:以前(西汉诸侯国)楚国尊贤能之人,楚元王尊重申公、穆生。 汉景帝时,梁孝王接待士人,重德更重于能辩之才如邹阳、枚乘。 应能记录前世古人留下之典范,可令后人景仰。 所以重德修身,遍揽贤明。 思贤才,爱之留之;求栋梁,志气相同。 所以寄渴望于建立正规,补足毛病。 研读不倦仿佛在齐之稷下学宫,设宴招待恰似在燕国黄金台。 十八位大学士有来自江南,有来自河北,制定典则,提倡文风,为本馆学士。

慨然抚长剑,济世岂邀名。星旗纷电举,日羽肃天行。遍野屯万骑,临原驻五营。登山麾武节,背水纵神兵。在昔戎戈动,今来宇宙平。

贞观十二年(638年),太宗陕(今河南陕县)、洛(洛阳)旧地重游,抚今追昔,写下不朽名篇《还陕述怀》:

“昔楚国尊贤,崇道光于申穆;梁邦接士,楷德重于邹枚。咸以着范前修,垂芳后烈,顾惟菲薄,多谢古人,幽谷仰上,能无景慕。是以芳兰始被,寻思冠盖之游;丹桂初丛,嫡延髦俊之士。既而场苗盖寡,空留皎皎之姿;乔木从迁,终愧嘤嘤之友。所冀通规正训,辅其阙如。故侧席无倦于齐庭,开筵有待于燕馆。属以大行台司勋郎中杜如晦、记室考功郎中房元龄、于志宁、军咨祭酒苏世长、天策府记室薛收、文学褚亮、姚思谦、太学博士陆德明、孔颖达、主簿李道元、天策仓曹李守素、王府记室从军虞世南、参军事蔡允恭、薛元敬、颜相时、宋州总管府户曹许敬宗、太学助教盖文达、咨议典签苏勖等,或背淮而至千里,或适赵以欣三见。咸能垂裾邸第,委质藩维,引礼度而成典则,畅文词而咏风雅,优游幕府。是用嘉焉。宜令并以本官兼文馆学 。”

太宗《置文馆学士教》

于时海内渐平,太宗乃锐意经籍,开文学馆以待四方之士。 行台司勋郎中杜如晦等十八人为学士,与之探讨经义,往往到深夜才罢。